芝麻糊

  “太。疼。了。”

  “太!疼!了!”

【栾贤】秦老师

前文:【栾贤】禁闭 



秦霄贤半跪着把最后一本书摆回书架最下一层,就着这姿势直接转过半个身,仰起头望向坐在书桌后的栾云平,期期艾艾地:“哥,栾哥,我想睡了。”

栾云平抬腕看了眼表:“先过来,有话问你。”

顿了顿又道:“明儿你要也这个点儿想睡,等会儿少打你五下。”

秦霄贤闻言撇了撇嘴,不情不愿地扶着书架站起身来,走到书桌前站定:“对不起哥,我不应该跟着九良胡闹……”

栾云平合上电脑,靠进扶手椅:“不是说这事儿。”

他摘下眼镜,揉了揉眉心:“刚九泰叫你什么?”

秦霄贤一愣:“他叫我……老秦?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旋儿。”

“靳鹤岚管你叫什么?”

“靳哥也叫我旋儿啊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……吧?”

秦霄贤惴惴抬眼看了看栾云平,不知道犯在他手里的是什么事儿。

栾云平在手机上滑了几下,而后将它推到秦霄贤面前。

屏幕里播放的是靳鹤岚前一天直播的画面:“老秦的话,我那阵儿,我们喊他旋儿。但是现在也喊,喊秦老师。”

视频只截取了这一小段,播放完毕后过三秒钟又开始循环:“老秦的话……”



秦霄贤低头盯着屏幕最下方的文字发呆。发布视频的粉丝ID后面跟着的先是一堆德云社秦霄贤靳鹤岚之类的tag,然后是文案:“想跟秦老师…”

太长没有显示完全。

想跟秦老师干嘛呢。

秦老师什么都干不了了。

秦老师现在有一些不妙。




“秦老师?”

栾云平似笑非笑地叫他。

秦霄贤像是猛地惊醒,手忙脚乱将手机锁了屏:“哥,不是,我最近都没见着靳哥……”

“秦霄贤。比很多师哥都红了,对吗?”

“不是!哥!我没有!”秦霄贤急急辩解,“栾哥,我真的没有,我不敢……”

看着他慌乱的样子,栾云平的眸光倏忽温柔了下来:“哥知道你没有。”

接着拉开抽屉,拎出一把戒尺,又柔声重复了一遍:“别害怕,哥知道你没有。”

“给你提个醒儿。”

栾云平站起身,将腕表取下,突然想起来:“你明儿几点睡?”

秦霄贤愁容满面,嗫喏着:“不是……我……”

栾云平见状也不跟他废话:“行,二十。”



并不是一个很严厉的数字,真的就只是提醒。

只是他到底也没获得那五下的赦免,秦霄贤可能更希望栾云平直接给他一闷棍。




他刚准备往书桌上趴,突然又直起身来,手里攥着裤腰,牙齿咬着下唇:“哥。这桌子……是不是离窗户,近了点儿……”

栾云平幽幽瞪了他一眼:“谁搬的?”

顺手往他臀侧抽了一尺子,认命去拉窗帘。

“嗷!一!”

又被瞪一眼。

“这下不算。这是我地板的维修费。”

唰唰两下拉好窗帘,想想不解气,又抄起戒尺补了一下。

“这下也不算。这是我地板的精神损失费。”



二十下很快挨完,只是秦霄贤自己在心里数的是二十二。



戒尺当啷扔进抽屉:“行了,去睡吧。”

秦霄贤用手背轻轻挨了挨身后,感受了一下它的温度。接着小心翼翼提好裤子,低着头抬起眼睛偷偷看了看栾云平,然后抓住了他的袖子:“栾哥,我想先洗个澡。”

再看一眼栾云平的面色,解释道:“我今天下午坐地上了,刚才还挨着桌子,您那……”

他的声音越来越小:“您那戒尺也不老干净的……”


栾云平让他逗得一乐:“去啊。要我陪你?”

秦霄贤又羞又急:“哎呀!谁要你陪!”

声音又低下来:“您不是说……说,睡觉才能出去……”

栾云平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关着他,一点他脑门儿:“这会儿这么听话,让你别喝可乐让你早点睡跟没长耳朵似的。”

秦霄贤在心里顶嘴,那回你拎着皮带问我喝不喝可乐,我不就没喝嘛。

但不敢说。

怕再挨一顿。

栾云平伸手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:“罚完了,去玩吧,我最后再回个邮件就出去陪你。”

秦霄贤一动不动乖乖任他揉了头毛,才一转头:“不用,您慢回,我洗完澡还要开个黑,你别打扰我。”

边说边一瘸一拐走出了书房。

栾云平失笑:“这小兔崽子。”

【栾贤】禁闭

秦霄贤被栾云平关了禁闭。

关在书房里面。

通常来说,拿来作禁闭室的房间大概会是雪洞一般、四面白墙、狭小逼仄、寂静阴冷,诸如此类吧。

但秦霄贤被关的这间不是。

雪白墙体的高度大概只到栾云平腰部。而这个参照物若是换成秦霄贤,还要在腰部再往下一点。

低矮的墙体之上,是一整块的透亮的玻璃。

四面都是。

南边直接连着阳台。正午的阳光正透过阳台,透过充作书房墙壁的大块玻璃,暖洋洋地照在书桌上,照着书桌上晃着腿的秦霄贤。

是的,秦霄贤坐在书桌上。

不是书桌边的椅子上,是,书桌,桌面上。

通常来说,只有栾云平不在家的时候,秦霄贤才会这样放肆。

但现在栾云平在家。

秦霄贤被关进这间阳光明媚的书房时,栾云平给的话是,你在里面爱干嘛干嘛,今晚睡觉之前不许给我出这个门。

于是秦霄贤真的在里面爱干嘛干嘛。

他踩着脚凳把整架书柜的书一本一本丢到地上,然后抬腿迈进书堆席地而坐,翻找蜡笔小新,第21册。

他喊,哥,哥,哥,我晒不到太阳。然后把靠北边摆着的书桌往南面拖,桌脚划在地板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。

栾云平没多给他一个眼神。

只在他走到书房门口,手扶着门框探出半颗脑袋的时候,冷冷盯了他一眼。

被盯这一眼之后,秦霄贤就蔫头耷脑地蹭回了书桌边,那张刚被他以一己之力拖到南面的书桌。

他半靠在书桌上,像每次和他谈话时抱着胳膊的栾云平那样靠着。

抬头看一眼正把电脑放在茶几上办公的栾云平,他双手向后反撑着书桌,向那边探了探身子:哥,茶几上窝着多难受,你进来,这边有太阳。

栾云平没理他。

他想了想,手上一用力,跳上了桌子。

抬头再看,栾云平动都没动。

当淘气秦秦突然乖巧叫哥,华哥嘴角偷偷上扬被我发现!

喜大普奔!小师叔支棱起来了!!

对此,筱菊师侄表示:“你跑这儿报仇来了?”

“害怕了直接就闭眼睛跪下就可以。”

小秦疑惑。

“啊?害怕了,闭眼睛往下跪。好,我明白了。”

小秦可太明白了。

小秦怕不是个brat吧!

“可能确实有栾云平的所谓的……”

“叫什么?”

“啊?”

“人家问题不栾队么。”

低头,眨眼睛,想想今天怎么淘气好呢。

“栾云平的这个……栾队。”

最后还是乖乖改口啦。


“老孟。”

“这叫什么话。”

虽然这段华哥是在套路小秦,但就,华哥还挺在意小秦怎么叫人的哈。

涛哥:“来转过去转过去。”

小秦(马上警觉)下意识:“嗯~”(抗拒)(摇头)(捂pp)

我感觉小秦在外面,就总是散发着一种“在家里会挨揍”的气息。

仿佛看到一些哼哼唧唧不想挨揍躲来躲去的耍赖小秦。

“不行不行不行我呜呜。”

“别别别别别。”

“等会儿,马上马上,哥,哥,别别别。”

“你别你别你别哎呀哎呀哎呀。”

你为什么不跟着我一块儿画呢?

呜呜呜我怕记不住。

这就记得住了?